夜猫--墨茉杉

【对刀组】Dream and Reality

小脑洞。。。

原著设定,电影人物

正文:
他在梦里。
这一点周确信无疑。他在梦里。
因为他在绿洲里,以背着双刀的忍者形象,修的名字,站在黑泽号的驾驶舱里。
而右侧的驾驶座上,红色的武士背对着他坐着。
上次看到这副场景的那天,是周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一天。
翡翠钥匙。弗洛伯兹。贝塔魔棒。奥特曼。
大东在那天,第一次在战斗时掉线了。他以奥特曼的形象僵住在原地,四周炮火轰鸣,胸前红光闪烁。然后他轰然倒下,砸在黑泽号与自己身边。修只来得及看了变回原样的红色武士一眼,他就消失不见了。
永远的消失了。
之后,驾驶残破的黑泽逃离,闯过第二道门,会见帕西法尔,逃出许久未出家门躲进咖啡馆,坐上私人飞机来到俄勒冈,驾驶莱汀砍断机械哥斯拉的左臂,看着帕西法尔拿到彩蛋,复活,拥抱,庆祝......
一切都像一场梦,他感觉恍恍惚惚,驱使着他努力向前的,是留在自己脑海最深处的红色武士。
所以现在我在梦里。周告诉自己。还是尽快醒来的好。
但他既没有掐自己的脸也没有打自己一下。他一步一步地走向背对着自己的武士,以忍者特有的隐秘的方式,不发出一点声音地靠近。
"修。阿尔忒密斯、艾奇与帕西法尔已经夺得翡翠钥匙了,我们必须抓紧时间。武士突然回头,修猝不及防与他打了个照面。那个许久未见,被修嘲笑多次的大叔脸,现在却让他蓦然停住脚步。
"......第六人大军已经全面向了弗洛伯兹,我们得赶快......修?"
看着扑到自己身上的小兄弟,大东感到奇怪。怀里的忍者在颤抖。
"哥......你不能去。不可以去!"
"你这是在说什么呢!"大东甚至感到有些生气。对刀组成以来,在追寻彩蛋的道路上,他们从未产生过分歧。然而,现在,在这样的紧要关头,却说要放弃是什么意思?
"先别想太多,赶紧先去弗洛伯兹。"
修看着自己的哥哥转回去操纵飞船,他感受到飞船机舱开始震动。
我在梦里。我可以醒来。
修不断地告诉自己,但他没有这样做。他想再看看大东,再听听他的声音,再一起并肩作战一次。即使...即使...是在这样的情境下。
哥哥,我实在是太想念你。
饮鸩止渴又如何?

大东在门口放哨。
大东连线他说第六人的炮艇来了,要自己再加把劲。
大东激活了贝塔魔棒变身了奥特曼。
大东用能量射线蒸发了大半的第六人。
大东在语音里喊"修!好像有人进来了,好像有人进了......"
大东僵住了。
大东倒下了。
大东消失了。
修站在大东消失的地方。
在大东说第六人来了的时候,他就停止搜寻宝物,走了出来。
他看着哥哥战斗。
他看着倒下。
他不能做什么。
现在他站在哥哥消失的地方,看着四面八方的第六人炮艇上的炮正慢慢转向自己。
手中的双刀哐当掉在地上。
来吧。
这样的结局更好,不是吗?

周感觉自己好像醒了。
因为他现在正躺在床上,裹着柔软的被子,半张脸庞深深地埋没在枕头里。
他努力睁开眼。
他不是一个人躺在床上。他的身边还有一个人。
麦色皮肤,蓬乱的黑发,左眼下方有一点泪痣。
熟悉又陌生的脸庞。
周伸手碰了一下青年的发丝。
藤原敏郎。
似是感受到了触碰,青年的睫毛颤动了几下,之后缓缓地睁开。乌玉如小鹿一般的眼睛。
"嗯...周...怎么醒得那么早呢?"他笑了,两眼弯弯。
他叫了我的名字。
他叫我"周"。
"怎么了...做噩梦了吗?"大概是周的表情太过惊讶,敏郎眨了眨眼睛,不解地回望他。
周没有说话,他只是看着面前的青年,一动不动。刚才是梦境,那现在就是......
是现实啊。
"怎么回事啊你?"敏郎伸出手臂,把周揽进自己怀里。"再睡会吧,只睡这么点的话可是要长不高的。"
刚才的原来都是梦啊。
我真是的,怎么连梦境和现实都会搞混。周自嘲着。他窝在敏郎的怀里,那里温暖,舒适,而且有敏郎的气味。
"我梦到在弗洛伯兹的时候,你被IOI杀死了...从你的公寓...被扔下去..."周的声音细若蚊蝇。他又困了,他只想再睡一会,做个好梦。
许久之后,他隐约听到了敏郎的回答。
"我们早就已经赢得彩蛋啦。"
"快睡吧。"

周醒了。
他在梦境与现实之中恍惚了一秒。
之后他明白了。
他躺在绿洲四强的公寓里,躺在自己房间的单人床上。
这是现实,周在醒来后的第二秒明白了这一点。
梦里的现实与真正的现实相比。
还是,太虚幻了。
他坐起来,双手绞着被单。
梦里的敏郎没有骗他。
他没有安慰自己说那个梦是假的。
梦里的敏郎还是骗了他。
他说"我们早已赢得彩蛋了"。
没有"我们"。

梦里以为不是梦了。
结果还是梦。

End
突如其来地产粮。。。

评论(8)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