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猫--墨茉杉

【对刀组】纯粹

交党费!

对刀组无差

19岁书店老板周X27岁街头艺人敏郎

Tag太冷导致我来抛屎引粮了

最后的感慨:不会写车好难受……

OOC!!!

正文:

雨滴落下来的时候,敏郎有一瞬间的不知所措,接着他慌忙地竖起自己的琴包,任由里面的硬币哗啦啦滑落到底部。把琴塞进去的时候动作还是小心的,但拉拉链的动作却过于着急。他也没时间想包底的硬币会不会划花自己的宝贝吉他,因为被淋湿将会更加糟糕。一气呵成地把包甩上肩膀,他匆匆躲进路边商店的房檐下 

    他靠着屋檐站了许久,也没有等到雨小下来,虽然住处离这里不过两个街口,但淋湿吉他的风险他不敢冒--毕竟是自己的饭碗。自己左手边就是一家咖啡店,但敏郎不想因为一场雨就多出一杯咖啡的开支。来到这个城市还不足半个月,一切都得好好打算。他只得走动起来,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个可以收留他安稳地方。
    他最后停在一家书店前,从外面张望这看。店门口的收银台后的靠背椅上窝着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唯一露出的一双眼睛也专注地盯面前挡着脸的书本。身前的台子上放着一台开着的笔记本电脑,从半压下的屏幕中隐隐露出一些光亮。

    敏郎一进去就把注意力移到书架上,他不想被看出自己的真实目的其实是躲雨。然而这一举两得,因为敏郎事实上相当喜爱看书。压低了脚步声,他慢慢地在书店里逛着。嗯,文学类书占了大多数,从经典儿童文学到热门畅销小说都有涉及,不过一些以深刻意义晦涩难读而著名大部头却见不着,诗歌和散文热门冷门分布均匀,科学社会类星星点点。看来是个非常体现店主书品的私人小书屋。这样想着的时候,敏郎看见角落里有一条楼梯,窄得像是造在两面墙的夹缝里。他一点没迟疑就踩了上去。
  “那是店主的私人领域,顾客止步哦。"是清清亮亮的少年音,因而敏郎并没有被吓到。他转过身,看到刚才藏在书本后的男孩已经放下了书,露出了还带着些许婴儿肥、却已有利落面部线条的小圆脸。他的黑发柔软地垂下来,稍稍挡在那幅有些太过方正的黑框眼镜上。眼镜是什么时候被戴上的?敏郎并不知道,他只是感觉面前的少年在成熟之余还透着精明劲儿。 

“啊不好意思……”少年明亮的眼光并不避讳的直视让他感到有些尴尬。

“如果实在不知道看什么的话,三号书架第四层最左边那本还不错。”

什么情况……敏郎看着少年收回目光,自顾自地打开电脑噼里啪啦打起字来。他歪了歪头,然后任命一般地走向少年刚刚提到的那本书。

“还有,你可以把你的琴暂时放下。”

《岛上书店》。

少年推荐的书讲的是一个小岛上的一个小书店里的治愈系故事。虽然情节朴实,叙事絮絮,但不影响故事本身温暖动人。敏郎在看完一半的时候抬起头望向窗外。雨还在下,而时间已经不早了。他并不压抑地长叹了一口气。

“你可以借店里的伞先回家,下次还回来就好。”

正中心事的敏郎一时间愣在原地。少年正看着他,眼睛里透着一股看透别人小得意。

他想了想,发现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于是他露出了自己最招牌的灿烂微笑。“实在是太感谢了!那这本书我就买……”

“其实也不必买,你可以下次再来店里看。”

“可……”

“不用再经过谁的同意啦,这是我的店。”少年露出了疑似被小瞧后的不爽表情。

其实我是想说这样开店会亏本的吧。敏郎在心中吐槽着。但他还是就这样和小店主道了别。

直到走了路程过半,敏郎才突然想到,他甚至还不知道对方的名字。

 

 

再次去到那个书店,是三天之后。敏郎在离店门还有几步远的时候听见了少年的嚷嚷声,接着一个中年妇女从店里气呼呼地出来,甩着小皮包走远了。

“怎么了?”敏郎走进去问。

少年的眉毛还因为刚刚的争吵而拧在一起。“她想来买个菜谱,然后表达了对我的书店的轻视,于是我抒发了我的愤怒,用了一些不文明的字眼。就这样。”

敏郎没忍住笑出了声。少年扬起一条眉毛。

“抱歉抱歉没忍住……啊对了,谢谢你上次借我的伞。我是藤原敏郎,敢问您的名字是?”

“周,你也可以叫我修。还有,你用敬语让我感觉自己很老。”

“我可没那个意思。我是觉得你很厉害。这么年轻就自己创业了。”

周似乎被创业这个词逗笑了。“那你是……街头艺人?还是吉他老师?”

“前者。”不知为何,敏郎感觉周是明知故问。

周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低下头在电脑上噼里啪啦打起字来。敏郎也不再说话,坐在店里的小沙发上,读上次未读完的书。

看完最后一页上新的图书推销员与新的书店老板打完招呼,敏郎放下书看了看表。已经是过了晚饭点了。小老板也从自己的书中抬起头,他们目光相对。

“……你晚饭吃了吗?”

这句问候真的非常中式啊。于是敏郎笑了,“没有。那为了答谢你的书,我们就一起吃晚饭吧。”

实际上,敏郎并不是自来熟的人,但看着周圆圆的脸与少年才有的自信笑容,他也就不禁放下自己的武装。

然后少年就蹦蹦跳跳地去找钥匙锁店门了。

在饭桌上,他们谈到刚刚那本小说里提到的一个故事。《待宰的羔羊》,一个家庭主妇用冻羊腿杀死了自己的丈夫,并用凶器招待了前来查案的警察。

“其实这个故事有一个常识性问题,羊腿没有化冻怎么能立即烹饪呢。”周搅动着面前的咖喱饭。“好吧,虽然这并不是一个标准的悬疑小说。”
    “我很喜欢悬疑小说。”敏郎咽下一口饭后笑着说,“我看过很多,像福尔摩斯之类。”

面前的少年拿出了书店老板饱读诗书的派头。“那个确实是探案类的经典没错,但我更喜欢东野圭吾的,你看过没有?有时候从犯人的角度来讲别有一番震撼……”

一来二去,他们熟悉起来。这样的熟悉,或许是因为周有给敏郎推荐不完的书,而敏郎又恰好厨艺不错可以让正在长身体的男孩饱餐一顿;或许是周这个古灵精怪地讲述着正需要敏郎这样一个温和耐心的倾听者;又或许只是同样的亚裔血统和异乡人的身份让他们感到亲切。种种原因下的结局都是:他们熟悉了起来。

敏郎每天在夕阳落到自己头上的时候收起自己的吉他。清点了一天的收入后,他去顺路的超市买晚饭的食材。他卖唱的地儿每天都无意识地更加靠近周的书店,最后简直都快搬到门口了。然后他会到店里给可能早饭午饭都懒得吃的青少年好好做一顿饭。周在他们第五次见面的时候给了敏郎书店二楼的通行证。那是周住的地方。那天敏郎饶有兴趣地贴着墙走上二楼,惊讶的发现少年的住处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杂乱,不过相比自己的还是略负一筹。他在楼梯拐角口的小厨房里做饭的时候,周总喜欢挤进来看。他在那个时间会格外亢奋。

“有人给自己做饭的声音真是天籁!”周得意地在自己的小床上翻滚。

“我这是用物质食粮换精神食粮。”

“什么!你给我做饭竟然只是为了我的书?”

敏郎把饭端出来放在桌上,然后上前在周滚得乱起八糟的头毛上薅了一把,无奈地笑笑:“当然不是。”

 

冬日的一个晚上,敏郎被周拉着去吃中式火锅。周说他看见敏郎带着一股冷风钻进店里,被冻得原本巧克力色的皮肤都隐隐发白。而再听说他从来都没有吃过火锅,周更下定了这个决心。

敏郎之前并没有去过唐人街。而周则像来到了自己的主场了一样,开始用两种语言混合着和敏郎讲话,这让敏郎觉得周说起话来更叽叽呱呱了。

温暖的火锅店让敏郎打心底感到舒服,而当面前的鸳鸯锅开始翻滚的时候冒出整齐的时候,他长长地呼出一口气,终于放松下来。

“世界上没有一顿火锅解决不了的事,如果有,那就两顿。”

周捏着长长的筷子灵活地在锅里寻找肥牛片土豆腐竹木耳冻豆腐,为了照顾敏郎他把辣锅放在了自己这面。而敏郎不仅频频伸长手臂越过白锅,还在菜上来之后要了一杯啤酒。

“喝你的汽水。”在对上周好奇的目光的时候,他说。

“我只是好奇,你在我面前的第一次喝酒。”周给自己灌了一大口可乐。

敏郎无言地望着啤酒里的气泡一个一个往上冒,目光直直的。最后他并没有解释,只是说“这里面太舒服了,让我感到很轻松。”

“是吧,这里很有家的感觉。”

周望着好像已经陷入沉思的敏郎。他从未见过这样的敏郎。他认识的敏郎是经常笑着的。在读到有趣的书的时候他会沉醉地微笑,看着自己狼吞虎咽的时候会笑得带点宠溺,在街头唱歌的时候,周看到过几次,他非常投入,闭着眼睛,嘴角上扬。而听到周讲的有意思的事,他会笑得开怀,露出像小兔子一样的门牙,眼睛眯成一条缝。

“最近……工作不顺吗?”他问得小心翼翼,试探一般。

敏郎摇了摇头,“在这个国度,街头艺人并不是什么特殊的职业,不是吗?这个问题并没有我之前想象的那样会困扰我。”

少年似乎不明白他的回答,歪着脑袋,像是在等他继续。

“周……我以前……是个歌手哦。”

“你现在也是个歌手啊。你是这条街唱的最好听的街头艺人!”

“不不不……周,我以前是个职业歌手,站在舞台上,聚光灯下那种。”

“但我只是比较喜欢音乐而已。”

“那样的生活,有时很累,有时很功利,有时很虚伪。”

“我得穿我不喜欢的花哨衣服,我得上很喧闹的节目,为了销量,我制作的歌被冠上更著名的制作人。”

“我只是想安安静静做音乐,自自在在地唱歌。”

“所以我退出了。”

“我甚至离开了我的国家,去了很多地方,现在来到了这里。”

“我想寻找一个我喜欢的生活。”

“我想纯粹地喜欢一个事物。”

“你应该懂的吧……周……”

“那种纯粹……”

敏郎的头低着,眼睛隐在垂下的刘海里。他声音慢慢低了下去,最后细不可闻。

只是两杯啤酒而已啊……周看着眼前的青年斜靠在椅子上,沉入梦境。

“我们走吧,敏郎。”周付了账,架起敏郎,一步一步往家走。

踏出店门时扑面的冬夜的风似乎将敏郎吹醒了一点。他自己迈起步子来,依然晕晕乎乎,周紧紧环住他的胳膊。因为喝了酒,敏郎感觉自己很热,但奇怪的是,被自己靠着的周好像也很热。

“你知道吗?周。我小时候特别想成为一名武士。”

“敏郎,你真的喝醉了。”周稳稳地搀住敏郎。他实际上比敏郎还高一点,架住敏郎一点也不费事。

“我还特意练过点日本剑道……”

“那照你这么说,我曾为了成为一名忍者特意苦训过飞镖。当然,十一二岁的时候。”他并不是在配合敏郎,只是突然想到了小时候的事。而且武士和忍者,很酷,而且很配,不是吗?

“哈哈是吗……武士和忍者,好像确实能成为很棒的搭档啊……”

“……”

“周?”

“嗯?”

“你有听过我唱歌吗?”

周不知道怎么回答,敏郎应该是不知道的,但周听过,好多次,好多次。

敏郎没有听到周的回答,于是他轻轻笑了,缓慢,轻柔地唱起来。

Lately I’vebeen thinking about you

All of the thing that you do

Though it may not seem like you really care

I can’tkeep my mind of you

Scents of flowers bloom out of the blue

That’s I know you are beside

You never liked the way you looked

But I’m in love with you

……

那天周把敏郎安置在书店的小沙发上,敏郎立马呼呼睡去。他自己也没有上楼,在沙发旁打了个地铺睡了。

在沙发上醒来的敏郎一时间感到迷茫。他没有宿醉的难受,事实上,那点酒精正好让他睡了个好觉。他把头从沙发上伸出去,看见了已经快翻到地铺外面的男孩。他缩在自己的被子里,身体蜷得像只虾子。阳光从卷帘门的缝隙钻进来落到他的脸蛋上他丝毫不觉。

敏郎默默地注视了一会,他都没有注意到自己一直弯着唇角。然后他伸了个懒腰,跳下沙发。那今天就给他做个早饭吧!

 

 “……说真的,哥,你搬过来简直有益无害。我给你数数:一,你不用再费那个房租钱;二,我的书你可以随便看;三,……”

“你小子就想把我当保姆吧。”自打那天体验了被早餐香气叫醒的乐趣,周一直对此纠缠不休。敏郎并不想理他,只是低头翻阅着手中的书。《傲慢与偏见》在他中学时便看过,但他当时总感觉两人的感情进展有些莫名其妙,因为最近又重读起来。

“这么说可不对,你比保姆要轻松得多,毕竟我又不是小屁孩。你可以认为自己是书店的员工,我也可以付给你工钱……”周喋喋不休。

敏郎一直十分怀疑周的书店到底赚不赚钱。周完全只是按自己的阅读品味进书而已,同一本书的数量也不多,而他又是动不动提早关门延后开门的,根本没有考虑过店内利润吧。

“我又不是主要靠书店赚钱。”说这话时,周正对着笔记本电脑打字。他打字非常有小孩子的风范,完全不按指法的几根手指在键盘上戳戳戳。

“那你开这个书店是干嘛啊?”这个问题早已在敏郎心中憋了许久。

周停下了打字的动作,方方的镜片后的大眼睛眨了又眨,然后笑了。
    “嘛……这个你或许会懂吧……”

 

周不喜欢学校那种地方。

在那里,学习是为了考试。在那里,学生根据成绩被分成三六九等。在那里,书会被分成有用和没用。他们背诵美文是为了作文得的高分,学习才艺是因为考试能加分。体育,音乐,美术,也渐渐开始为分数服务……

周喜欢看书,很多很多种的书。他喜欢翻阅纸页的声音,他喜欢淡淡的油墨味,他喜欢畅游在文字间,逃离这现实世界。

但他不喜欢写冗长且套路的读后感,不喜欢咬文嚼字的分析人物说的话做的事,不喜欢做一份又一份关于内容的选择题。

“在我家乡那边,书店里满满的都是辅导书练习题。”

“卖真正的书的地方真的很少啊。”

“而且学生们也会觉得,对成绩没有帮助的书就没有必要看。”

“这太功利了不是吗?”

敏郎望着眼前的少年,他的嘴向一边撇着,两眼像泄了气一般向下垂着,含着隐隐的无奈,软软的头毛顺顺地贴在头上。敏郎忍不住伸出手薅了一把。

“周,这本来就是一个功利的世界。”敏郎用自己最最温柔的声音说。

“这我当然知道。”少年眉头一挑,无奈的神色一扫变成了得意,“所以,这里就是我的天堂,我的绿洲。”

敏郎抬头,他像原来无数次地那样打量着周的王国。木制的书架与橙黄的暖光营造着温馨的氛围。本本书籍一丝不苟地按颜色分类,让刚进门的人刹那感到眼前是一道彩虹。书架上每本书都不超过三本,既避免拥挤也不显单薄。安静也是真正的安静,除了纸页翻动的声音,踩在地板上的声音,还有小老板周有时啪啪打字的声音,再无其他。

但敏郎一直觉得这安静的过分了。

“你的书店缺点音乐,周。”这个建议由一个街头艺人提出来或许再合适不过了。

正盯着敏郎看的周愣了一秒钟,然后大喊:“敏郎你看你都开始为书店建设贡献力量了难道住在店里不是副店长应有的责任吗?”

“这两者间根本没有任何逻辑联系啦!”

 

最后考虑到自己一天24小时中有17个小时都是和周一起度过的,那么再把剩下七个小时加进来也不失道理。敏郎帮着周在原来周的床旁边铺了个地铺,虽然周的床是可以睡得下两个人的,但敏郎觉得这大可不必。

把原来的公寓退了,所有的家当也就一个箱子就搬过来了。敏郎把自己的牙刷牙膏放在周的洗手台的时候。“哈,还真有种家的感觉了呢。”

“是吧是吧。”周显得有些雀跃,他一个翻身跳到床上,躺成一个大大的人字。“那你的家人已经饿啦,快去烧晚饭啦!”

“什么家人,果然还是把我当保姆啊。”半开玩笑半抱怨着,敏郎走去厨房。

少年从床上坐起来,露出了没人能看见的狡黠笑容。

当然啦,只当家人怎么够啊……

 

成为“家人”的第二周,敏郎和周去商店买了音响。从此店里不间断地放着敏郎亲自敲定的乐单。

第三周,他们去超级市场买了个大锅,以及各种口味的火锅底料。然后因为吃火锅有味道而且耗时长,提早关门的次数又增加了。

一个月后,敏郎开始教周弹吉他。周怀抱着吉他,而敏郎怀抱着周。他从周的背后握住周的两只手,手把手地教他按和弦与指法。但周总在自己怀里不安的扭动,果然这个年龄的少年都不喜欢被人抱啊,敏郎想。

三个月后,敏郎翻完了小半个书店的书,并且在周的进书单上是不是加上几笔。而敏郎添上去的书,周总在新书到店的第一时间先扣下自己看完。

住在一起的第五个月的第一天,敏郎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上非常沉。勉强把头抬起来看到周趴在自己身上睡得正熟,脸朝下对着敏郎的腋窝。

我只是在睡梦中翻下了床。周曰。

半年过去,周在看完敏郎推荐的《追风筝的人》后萎靡了三天,其间多次痛骂敏郎居然看这么沉重的书完全不能带给他阅读的快乐,之后敏郎发现书店进了一堆这本书,于是转身狠狠揉了揉少年的脸。

十个月后,周跟着敏郎出去卖唱了几天,之后店内销量持续增加。

……

 

藤原敏郎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对头。

不对头,完全不对头。

来到这个世界上二十多年的光阴里,自己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

他从来不会那样长久地不厌烦地注视着一个人的侧影,然后在被注视着意识到的时候立马移开目光。

他从来不会在明明已经醒了的时候却依然闭着眼,等着那个人跳过来扒在自己身上。

他从来不会在弹着吉他的时候突然思绪飘飞,飘到那个估计正在电脑前码字的人身上,导致自己弦都按瓢掉了。

他从来不会……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敏郎也不知道自己这样下去,周会怎样。。

 

看到周难以置信的表情,敏郎感到心痛。

“你要走?为什么?你要去哪!?”

他假装正专注于收拾自己的行李,话语含糊。“你也知道的,我在寻找适合我的生活,是时候继续我的旅行了。”

“还有哪里能比我们这样更好!”这句话是吼出来的。周的手紧紧抓着楼梯的扶手,颤抖得好像稍不小心就会翻身滚落。他死死的盯着敏郎,眼神中翻涌着复杂的情绪。

“这个……谁知道呢。”敏郎低下头。

沉默在房间里蔓延,蔓延……

“那……”少年的声音在颤抖。

“那今天晚上,吃火锅,就当是给你饯行吧。”那丝颤抖不见了,说出来的话反而果断决绝。敏郎听见他转身下楼,每一步都重重地踏在台阶上。

他送了口气,瘫倒在自己的床铺上。眼泪,无声地流进他柔软的鬓角。

 

周买了很多酒,齐齐地摆了一排。敏郎第一次为火锅有蒸汽感到高兴,因为这样或许能掩盖一些自己的表情。

“怎么,想灌醉我然后不让我走吗?”

“我倒也想。”说这话时周没有笑,他只是默默打开一瓶啤酒递了过来。

敏郎顺从地接过来灌了一口,然后他说“周,我很高兴在这里认识你。”

标准的离别客套话。

“喝吧。”周并不多说什么,只是不停的地和敏郎碰杯,然后喝下。敏郎也喝,也说。他说到第一次见到周还以为是个帮家里看店的小孩,没想到原来这么厉害。他说到周借给自己书的时候还疑心是不是什么新的诈骗套路,结果完全是想多而且每本书都很好看。他说到第一次和周一起吃饭,吃的咖喱。周吃的很香,自己吃的也莫名很香。他还说到早上醒来看到周翻下了床真是吓了一跳,自己也总是担心周吃火锅老吃辣的会不会冒很多痘痘。而一起卖唱真是快乐啊……

他们好像互换了灵魂,这次,敏郎成了倾诉者,而周成了倾听的那一方。

喝完的酒瓶被随意丢在一边,周还在开。他也醉了,手抖着,开瓶器甚至对不准瓶盖的沿儿。恍惚间,他听见敏郎喃喃的一句。

“你以后结了婚,可别忘请我喝喜酒啊……”

他像被泼了头冷水,忽然清醒了很多。他把仍未成功打开的酒搁在一边,抬起头直视着眼前的人。

敏郎早已醉了,麦色的皮肤泛着酒色。平时如小鹿般明亮的双眼此时好像浮着一层雾,朦胧而迷惑。

周深吸了一口气。

“我不会结婚的。”

“为什么……?”那人含糊地问着。

为什么?为什么?

周咬了一下自己的下唇。

“这为什么……你难道不知道吗?”

面前的人好像僵硬了一下,他看见他摇了摇自己的头。

“我怎么可能……”话音未落,敏郎往后一仰,倒进了自己的小地铺里。

周支撑着自己站起来,酒精与紧张的同时作用让他不住地发抖。他踉跄了几步,扑通一下跌在敏郎的床上。他用尽全身力气跨上敏郎,双手撑在敏郎的两侧,自上而下。

“藤原敏郎……醒醒……给我醒醒!”

周的心上人睁开了眼。

“现在你知道了吗……知道那个原因了吗……”

“周,你在干什么……”

周望着敏郎。

然后他附身吻了下去。

没有粗暴的侵占,没有唾液的纠缠。周只是轻轻地贴着敏郎柔软地嘴唇,轻轻地,一秒,两秒……

然后分开。

他们四目相对。

敏郎眼前的雾气散去了,他眼神里有一种惊讶,是因为惊喜,还是因为惊恐?周不想去读。

“你这家伙……”

“你现在知道了吗!”周的声音嘶哑,但他毫不顾忌地吼着。他两眼酸涩,被泪水充满。他感到害怕,他不知所措,他不敢面对……

他感觉到有一只手抚上自己的后脑勺。

然后把它狠狠地往下一压。

 

清晨。

少年被从窗帘缝里漏出来的阳光叫醒。

他不大高兴地低下头,把脸埋在青年蓬松的黑发里。

然后把自己光裸的怀抱收的更紧了一点。

 

 END

是什么让万年白嫖打开WORD?

是对对刀深沉的爱啊!!!(难道不是因为圈太冷吗……)

Bug应该挺多的,欢迎捉虫哈!


评论(11)

热度(49)